某清羽

呱皮 记梗:

聚众所知,每当有未知的海洋生物出现,呱唧总会用幽幽的语气来吓在场的所有人,可每次,只有胆小的皮医生会被吓到。

直到有一天,呱唧靠着皮医生的耳边说:“现在压在你身上的,是一只饥饿的海盗猫怪哦~”


all皮真好吃(我想的都是些什么辣鸡)


第一季33集海纵与象海报
我拿着刷子从石缝里找糖

蝶蛛『谢谢』

*ooc有
*六年级文笔qwq
*想歪的一个个都给我去面壁
*会有一些原版人物的背景故事
*我说是糖你们信吗?
*耶瞎分割

这座城里,住着一位十分出色的演员,她的名字叫做瓦尔莱塔。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人气渐渐下降。
而一位从外地刚来不久的一个舞姬,人气则渐渐上涨。
瓦尔莱塔十分好奇,便买了一张她一次表演的门票,想进去看看。
表演当天,瓦尔莱塔坐在台下,亲眼目睹,那名舞姬,身着红色和服,手持白色扇子。端庄的走上台。
灯光被调暗了一点,瓦尔莱塔专心致志的盯着那名舞姬,只见那名舞姬她翩翩起舞,身边环绕着许多红色蝴蝶,若虚若实。
本来长的就十分好看,再配上那些不知名的红色蝴蝶相衬,这又何止是好看?
瓦尔莱塔不得不承认,她作为一位曾经很有名的前辈,被这名舞姬迷住了。
她在那名舞姬的舞蹈结束,退入后台后,她悄悄的溜进了后台,一切都很顺利,并没有人发现。
她找到了那名舞姬,瓦尔莱塔把她拦住,问:“呐呐,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名舞姬沉默了一下,回答说:“妾身名为美智子,被外人称为红蝶。”
“啊...美智子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瓦尔莱塔笑着说。
“倒是前辈,您来找妾身是因为何事呢?是因好奇,还是因...嫉妒?”美智子仍然握着她手中的扇子说到。
“哈,嫉妒倒说不上,只是羡慕罢了。”
“我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观看我的表演,在别人眼中,我只是个可笑的小丑而已。”
“直到三年前,我被一位有名的导演看上了,她一直都在培训我,把我培训成一位优秀的演员。”
“我的演员生涯越来越红火,但是...”
“但是后来,她死于非命。”
“我靠着自己出色的演技和超高的人气,被一位著名的马戏团团长选上。”
“在马戏团待了不足一年,我渐渐的过气了。”
“以前只要是我的演出,定会座无虚席,但现在,台下空无一人。”
“只有我,还在台上唱着那可笑的独角戏。”
“我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小丑,变回了那个没有任何人气的普通演员...”
美智子一直没有插话,她默默听着她的前辈说着她的故事。
“啊...我可能说太多了,真是抱歉,打扰你了。”
瓦尔莱塔有点尴尬的笑笑,说道。
“没关系。”美智子摆摆手,说“如果是前辈说的话,我很乐意听。”美智子回答道。
“啊...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有缘再见。”瓦尔莱塔向着美智子告别。
“有缘再见,前辈。”美智子依然是如此优雅的向瓦尔莱塔告别。
接下来的几天,瓦尔莱塔与美智子渐渐熟络。
于是就有一天,瓦尔莱塔把美智子邀出来游玩。
为了与瓦尔莱塔去游玩,美智子推掉了今天所有的表演。
美智子很快就到达了与瓦尔莱塔的约定的地点。
“啊,你来啦?”
瓦尔莱塔今天身着着一身为白色系的衣服,和美智子的今天的衣服有几分相似感。
“嗯,前辈。”
美智子点点头,说。
“那我们去玩吧。”
瓦尔莱塔说道。”
“好。”
于是,瓦尔莱塔就拉着美智子来到了一座公园的锦鲤池旁边,指着那些锦鲤,对美智子说:“听说你们那边的人都很喜欢锦鲤,是吗?”
瓦尔莱塔问道。
“是的,前辈。”
“诶,别再叫我前辈了,至少今天别叫,叫我瓦尔莱塔。”
“瓦尔莱塔。”
“这就对了嘛。”
后面,瓦尔莱塔又拉着美智子到各种有着美智子家乡味的地方,最后,她们来到了一片小山坡上。
“今天玩得愉快吗?”
瓦尔莱塔问。
“嗯,瓦尔莱塔。”
美智子如此回答道。
“诶,你也不笑笑,真是座‘冰山’啊。”
瓦尔莱塔逗笑道。
“啊哈哈,前辈您真是有趣。”
美智子终于笑了,虽然用扇子捂住了脸,但能听出,那是真实的、阳光的笑声。
“诶诶,叫我什么?”
瓦尔莱塔半开玩笑的问道,她的脸上充满笑容。
“当然是瓦尔莱塔啦。”
美智子笑道。
就这样,她们在欢笑声中度过了今天。
接下来,瓦尔莱塔开始陪伴在孤独的美智子身边,辞掉了自己在马戏团的演员身份,反正也和没有一样。
美智子曾经不苟言笑的脸也经常露出笑容。
几年后,美智子爱上了一位军官,她嫁给了他,美智子穿着华丽的婚纱,在上车时,看到了身后的瓦尔莱塔泪流满面的对她说:“一定要幸福啊!”
嫁给军官后的几年,美智子听见了军官战死沙场的消息。
她崩溃了,但这只是暂时的。
在她这种圈子的人啊,接受能力都很强。
她整理了情绪,出席了丈夫的葬礼后,回到了当初她认识瓦尔莱塔的那座小镇。
她又看见了瓦尔莱塔,只不过,她的台下又有了人,她变成了另一种模样。
表演结束后,美智子也悄悄的溜进后台,像极了当年溜进后台找她的瓦尔莱塔。
她们俩又相遇了。
“美智子...?你喜欢...我这个模样吗?”
瓦尔莱塔略有些颤抖的问道。
“我...瓦尔莱塔...”
美智子与瓦尔莱塔太久没见过了,她激动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嘛,不用猜也知道,你肯定害怕了。”
瓦尔莱塔说。
“瓦尔莱塔...”
“美智子,你不用回去吗?”
(瓦尔莱塔咬了下唇)
“我...”
“美智子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颤抖了一下。
“快回去吧,或许你的丈夫在担心呢,以后,你还是叫我前辈吧。”
“瓦...”
“啊...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有缘再见啦。”
美智子想对她说些什么,但瓦尔莱塔只给她留下了一个背影。
美智子决定,要重新在这个小镇当舞姬。
凭借美貌的容颜和优秀的身材,还有若虚若实的红色蝴蝶与过硬的舞蹈本领,她的演出,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场场座无虚席。
改装之后的瓦尔莱塔也不输于她,毕竟优秀的演员永远不会过气。
在美智子重出江湖一个星期,她们又见面了。
瓦尔莱塔看见美智子后,只是苦笑,便转身离去。
美智子她拉住了瓦尔莱塔的手,紧紧拉住。
“美智子...?或是红蝶?这样有损形象噢...”
“前辈,妾身的形象无关紧要,倒是前辈为何一直在躲着我?”
“啊...躲着吗...没有啊,只要你愿意来找我,我肯定会迎接你的啊。”
瓦尔莱塔笑了笑。
“那么,为何妾身几次在前辈演出结束来到后台时,却没看见前辈?是巧合还是躲着?”
美智子问道。
“呃...巧合而已...”
瓦尔莱塔摆摆手说。
“如果是巧合,一次说的过去,那三次呢?四次呢?”
美智子步步紧逼,瓦尔莱塔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
“这个...”
“妾身已经失去了所爱之人,不想再失去任何的一切,毕竟前辈是妾身最重要的朋友。”
“......”
瓦尔莱塔突然沉默了一下。
“那你就住在我这吧,我好照顾你一点。”
瓦尔莱塔说道。
“我的演出时间又要到了,这是钥匙,地点还是以前我带你去过的锦里池旁边,我先行离开。”
瓦尔莱塔把钥匙交给美智子后转身离开。
她往马戏团的方向走,没有人听见她的喃喃自语。
“原来我在你眼里...只是朋友吗...等了这么多年的答案...只是个悲剧吗...”

美智子来到瓦尔莱塔家中,她的家十分整洁,因为没有经过瓦尔莱塔的同意,她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傍晚时分,瓦尔莱塔回来了。
瓦尔莱塔一进门就看见美智子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她的旁边有一堆行李。
“美智子...?跟我来吧...”
瓦尔莱塔把美智子带到了一间空房。
“呐,这是你的房间。”
瓦尔莱塔指了指。
“有点乱,要不我帮你一起收拾一下?”
瓦尔莱塔说。
“瓦...前辈一定很累了吧,这里妾身自己收拾就好,快去休息吧。”
“真的不用吗?”
“嗯,前辈。”
“好吧,那我先去煮饭了。”
“嗯。”
瓦尔莱塔转身便步入厨房,美智子则收拾行李。
—————————TBC——————————

山糖【与山的宠妻日常【

*ooc有
*bug多请无视
*贴吧体什么的下次再说吧...抱歉
*视角迷,大概是上帝视角? *
柳哥生日快乐!
*没了
  自从与山和糖浆知道粉丝们已经听到告白后,他们也不掩埋了,把关系公布到了微博上。 粉丝们基本上是表面抓狂内心祝福的,毕竟也是他们的选择嘛,不是吗? 于是与山直播里有糖浆的份就是日常了,与山的直播就是宠糖浆占一半,直播游戏占一半。 有的时候与糖浆组队糖浆断腿了与山还会边安慰他边去救他。 粉丝们表示粮吃的很饱,别喂了:)。
然后最近糖浆一直觉得有人在跟着他,但是回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 糖浆内心:maye我最近是不是睡少了。 其实并非无人,只是那人反应快而已,每次糖浆回头的时候她都能及时躲起来,那人跟踪糖浆只有一个目的...想知道?你猜啊。
不过,那人最近有个重要的发现:与山和糖浆最近经常前往蛋糕店,但是最近也没有谁生日啊。 那人也没多想,拉了拉口罩装作自己做蛋糕的样子走进了蛋糕店。 那人看见山糖买下了一个18英寸的两层蛋糕,大概这家蛋糕店是让客人自己给蛋糕抹上奶油吧,服务员把蛋糕端过来时顺便拿了一堆不同口味的奶油和一次性塑料手套等。 当服务员问到那人要什么蛋糕时,那人想到最近也有朋友要过生日,便点了个18英寸的单层蛋糕。
服务员走后,那人找了个离山糖较近的位置坐下,把手机放在桌上,打开录像,悄悄的把镜头对准山糖那桌。假装是在录自己做蛋糕的过程,实则是录山糖的一举一动。
请让我们把镜头转到山糖这边,山糖这边一点也不安分,先是山糖往对方的脸上互抹奶油,然后是与山又以清干净奶油亲糖浆,糖浆脸都红了与山你能不能继续,一旁的服务员们和老板也没有用着歧视的目光看着他们(ps:我真的很希望世界上都是像这样不歧视同性恋的人),只是笑笑,糖浆还害羞的对与山嘟囔嘟囔对说:“都怪你,被别人看见了......” ...噢这粮真好吃不是吗:) 山糖还在继续秀着恩爱,只是那人竟无动于衷对在她的蛋糕上用奶油涂涂写写,因为她录了视频啊她担心什么。
山糖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半才完成他们的蛋糕,虽然有点乱,但不难看出他们已经很努力了,而那人早已完成蛋糕,又点了几个个巧克力做来等山糖。 等山糖完成了蛋糕,那人也刚好冷冻完巧克力,她与山糖一起走出门口,然后那人故意放慢了脚步,慢慢跟在山糖后面。 糖浆似乎觉得不对劲,走十几步就回头看一下那人,看一次,脸上担忧的神情就多一分。 与山看糖浆越来越奇怪,便小声的问他怎么了,糖浆没有回答,用眼神瞟了一下那人,说:“那个人似乎在跟踪我们。”与山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说:“那我们走快一点。”于是,山糖加快了步伐。 好巧不巧,他们才刚走了几步,就开始下雨了,山糖只好找了个屋檐避雨,那人也找了这个屋檐避雨。 更巧的是,一位叫柳非彦的酷哥刚好也在这个屋檐下躲雨。 “柳...柳哥?”完全忽略了刚才还害怕的那位少女也在这个屋檐下的糖浆向那位酷哥发起疑问。 “糖浆...和与山?这么巧的嘛。”那位酷哥看了一下与山和糖浆这两位,说。
“的确很巧。”与山手提着蛋糕说。 “那位女生是...?”柳非彦看了眼那人,说。
“不知道,似乎一直在跟着我们。”糖浆小声说。 (ps:当时,那人的内心是这样的:我我我我换了发型摘了本体(发饰)换了衣服戴了美瞳还戴了帽子脸上还挂着口罩都没说话你们不可能认得我的!) “啊...这样啊,你们去哪回来啊。”那位酷哥这么说。 “emmmm......去买东西回来。”糖浆说。 “噢,懂了。”那位酷哥说。 雨暂时停了下来。(ps:说停就停,讲究!) “雨停了,我也该走了,拜。”那位酷哥说完后就离开了。 山糖继续往家的方向走,那人继续跟着,与山和糖浆第一次觉得家有那么远。 “没事的,我在,别怕。”与山小声的对糖浆说。 “嗯......”糖浆低下头去说。 他们越走越快,干脆直接跑起来,跑了一会,终于到家门了。 那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山糖回到家,换下鞋,把蛋糕放到桌子上,就开始各干各的事了。
糖浆去煮饭,与山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等待晚饭。 但与山在等待的时候,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他踮手踮脚的来到厨房,从后面抱住了糖浆,靠在他的肩膀,说:“怎么办,我突然好想吃你。” 糖浆愣了一下,脸马上就红了,小小声的说:“真的是......快滚啦,还要煮饭呢......”。 调戏了自家糖浆,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与山便很开心的坐在餐桌上等待晚餐然后去直播。 糖浆把饭菜端上来的时候,脸上依然带着潮红,与山看到了,偷偷的笑了笑,然后就被自家糖浆嘟着嘴撇了一眼。 愉快的晚餐过后,糖浆也是有空的,和与山一起直播开黑。 (ps:不要问我羊喵奈去哪了,长喵被踹去当屠夫就对了) 当然,直播的时候也少不了宠(xiu)媳(en)妇(ai)啊对吧。 糖浆出了门,在观战与山皮的时候,去拿了包薯片回来,看到与山已经出了大门,喂了他一片,与山却摇摇头,拉住糖浆的手说:“不要为我薯片,把你喂我吧。” 于是...直播间里便刷起了“山糖大法好”的弹幕...就连平时老实的舰长也在这些弹幕当中。
在准备下播后,与山和糖浆说明天不直播了,有事。 下播后,与山和糖浆也很累了,清洗完毕后,躺在同一张床上(划重点),便很快就睡着了。 今天也是宠媳妇的一天呢。  第二天,山糖起床梳洗了一番,从冰箱里拿出蛋糕,前往了某位人士的家中。 昨天那人也拿着蛋糕出了门,只不过这次她没戴口罩发型变了衣服也变了瞳孔变成了紫色头上还戴着一朵fa fu 蝶。 那人还是跟在山糖后面,只不过这次她没有被注意到,所以她看见了,与山公然调戏糖浆,但路人似乎都是眼瞎系列。 没想到,山糖和那人的目的地是相同的,是某位人士的家,来到了那位人士的家门,山糖敲了敲,开门,开门的是昨天那位超酷的酷哥,柳非彦。 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獭鱼太太啊...木头太太啊...团子太太...血月、布丁太太...还有很多。 山糖端和蛋糕进来,后面的那人也端着蛋糕...只不过那人是条没有存在感的咸鱼罢了。 山糖和那人把蛋糕放在桌上,桌子上还有很多别的礼物,也有人送了蛋糕呢。 开蛋糕的时候,山糖的蛋糕上面标着: 生日快乐,超酷的柳哥 那人的蛋糕标着: 生日快乐,全银河系最酷最酷的柳哥柳非彦!
——————END——————
对不起啊柳哥...由于时间关系,只能肝那么点...我尽力了...因为我还有事要做...

山糖 【心意】

*日常ooc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无脑沙雕文
*◤◢这个是山山内心
*请勿上升真人,我相信你是个小天使:-)

大概和糖浆组队游戏有半年了吧,
与山突然发现自己对糖浆的感情似乎开始有点不一样了。
◤可能是幻觉吧◢与山这么想到。
又过了一个星期,与山终于发现自己是喜欢上糖浆了啊,
但自己是个男性啊,
对糖浆告白应该是会被糖浆讨厌的吧...
但与山没有想到,其实糖浆几个月前就开始暗恋他了,
自己开的微博除了D5RG官方和自己的超话主持人以外,第一个关注的就是与山,还有B站上...还有许多。
糖浆喜欢与山,但他不敢告诉与山,因为他怕被与山厌恶。
与山喜欢糖浆,但他不敢对糖浆告白,因为他怕被糖浆讨厌。
这个恶性循环可不行啊,这样谁都不知道各自的心意啊。
八卦的长喵和奈奈早已看出了这两人的不对,就决定帮帮他们。
刚好啊,再过9天就是情人节了,
长喵和奈奈已经确定好计划了,
最后一步就是逼着糖浆照着做就行啦。
作为一个表面骚话贼多还贼皮实则是个安静少年还是个陷入暗恋的糖浆,当然是最好拐骗的,
只要说什么“这样就可以帮你拿下与山哦。”之类的话就可以把他带走了。
于是这九天里,糖浆都会抽出一些时间来练习长喵和奈奈的计划,希望一切顺利,
但老天怎么可能让这个文静少年可以把这些肉麻的话对自己喜欢的人脱口而出呢?就算是个口才好的人。

情人节那天,糖浆被长喵和奈奈拉着去换了件并不是太华丽的西服,让他拿着一束玫瑰,顺便还帮化了点妆就拉着他去与山家门口敲门了。
开了门,是戴着耳机的与山,看到耳机糖浆就知道,与山是在直播,但这个时间不是排位时间,应该是匹配。
看到是糖浆,与山就把糖浆拉进了房屋,因为与山在直播,糖浆就让与山先把这局打完,然后听了才知道与山还没开始。
糖浆的手上紧紧握着玫瑰花,不敢松开。
“啊...那个...与山啊...”
“嗯?”
“其实啊...我...那个...其实...怎么说呢...我...啊...就是...就是...这个...我...呃...我...”
在说话的时候糖浆结结巴巴的,拿玫瑰的手握的更紧了。
与山看到了糖浆身后的玫瑰,似乎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但是与山怎么可能先告白呢?要先调戏一下自家糖浆才行啊。
“我...我...喜...喜喜...欢...喜欢...”
“啊...怎么说啊...喜...”
“我喜欢你,与山!”
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与山笑了,
自家媳妇真可爱啊不是吗?
“糖浆啊,我也喜欢你啊。”
“但是呢,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是受啊。”
“诶...!?”
——————————END——————————
小剧场:
与山迷妹:诶与山呢?
与山迷妹中的糖浆迷妹:我刚才似乎听到了糖浆正在对与山表白!那个声音真的很像糖浆啊啊啊啊啊!!!

这个系列可能是真的完结了,但是还可能会出番外w(你写的这个辣鸡文出的番外有人看就奇怪了)
话说我写的表白的那一部分真的很像【喜喜喜...最喜欢你了!】(似乎是这样的)这首歌诶
啊出的番外应该也不会有人看吧...
对吧?

山糖 【配合】

*是【拧头警告】的2P!
*在ooc的深渊边缘疯狂试探,然后一脚踏入
*今天的高腐日常在写无脑沙雕文呢
*蜜汁视角
*直播梗,由于山糖是不可能匹配偶遇只能自己产粮来安慰自己
*幼儿园文笔了解一下
*【】是弹幕w
*『』是糖浆那边的直播弹幕
*◤◢这个是山山内心
*请勿上升真人,我相信你是个小天使:)

“组队...?”与山有点犹豫。
【33你就和糖浆组队打一局嘛不会有什么的】
【是啊就一局而已嘛】
【33我很想看你和糖浆一起组队会把屠夫遛的怎么样呢!】
接下来有很多弹幕都是这个内容。
与山答应了,发了一个表示同意的消息给糖浆,然后糖浆就把他拉了过来。
匹配开始,
糖浆这局是医生,与山的是“慈善家”
队友分别是 空军 前锋
进入游戏,凉凉村,糖浆和与山竟是出生在同一个地方(小木屋)。
糖浆和与山往中心的机子跑去,修机,
没修到半管,心脏就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是个红蝶。
是时候开遛了(我没错字)。
红蝶第一个追的是糖浆,嘿但ta却被糖浆遛到了大船上。
(糖浆式反复跳船.jpg)
然后就在跳船的时候一不小心吃了一刀,成了个残血,
但这哪能阻止糖浆皮呢?是吧?
于是就很开心的,糖浆因一个不小心,甜瓜斩的断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糖浆居然断腿了】
【33不去救么?】
此时,糖浆这边的弹幕可能是在放烟花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糖浆断腿了!真的是普天同庆!』
『想想你的所作所为』
『什么弱女子?明明都已经遛了这红蝶3台机了』
游戏,糖浆被红蝶牵上了气球,前锋撞了红蝶一下,没有撞下来,于是糖浆就很顺利的被绑上了椅子。
看了看,附近的前锋打算来救糖浆,空军打算来救糖浆,与山在附近,抛弃了自己摸到一半的机子过来救糖浆。
真的是一人上椅,全家来救啊。
前锋用球撞了一下,诶这次撞晕了就很开心,与山又是一个救人,再抗一刀,照瞎红蝶,空军刚好赶到,又开了一枪。
emmmm,看到了吗?这就是没带金身的后果。
当红蝶从眩晕中恢复过来时,糖浆早没影了,只见一个“慈善家”没来得及跑掉。
红蝶便一个闪现...emmmm被中断了。
于是,与山就开始了和红蝶的马拉松大赛,遛了红蝶一圈地图。
准备锤到与山的时候,却又被板砸了,
不是与山砸的,而是糖浆砸的,糖浆刚刚来到这片区域就看到了与山,就想尝试配合一下与山。
就这么十分骚气,与山快中刀时糖浆就凑过来帮忙扛了一刀,然后又继续遛。
呜——
(我似乎忘了机子解完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了)
一道声音划过凉凉村的极光
是机子解完的声音
与山因大心脏满血了,红蝶是一刀,但一刀的红蝶总是打不中满血的与山和残血的糖浆。
【前锋/空军:修机都快吐了】
【前面的空军是队友上椅了修机才慢而不是队友一受伤修机就慢←_←】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红蝶真惨】
就这么,与山和糖浆一路配合到出了大门。
几局下来,与山和糖浆的配合依然很优秀,
于是与山就决定以后要组队的话再拉一个糖浆好了,
糖浆也jio得ok。
与山的队伍,就这么的变成了
与山 糖浆 长喵 奈不怂
有的时候与山还会单独找糖浆组队,
如此优秀。
——————————TBC——————————
嘤真的是渣文,
不仅渣还很短。
可能感情发展的比较慢嘛请耐心等等XD
今天的山糖偶然匹配到一起了吗?
没有!

山糖 『尾声』

*是刀!
*会ooc!
*私设两人是已交往的w
*请配合【The END 尾声】食用!(找不到的小天使们可以去『跳舞的线 Fan Made 饭制关卡合集』专辑里找哟w)

与山和糖浆是一对十分恩爱的cp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糖浆生了病,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十分虚弱
已经只能躺在病床上了,什么都不能干
与山基本每时每刻都守在糖浆身边,生怕他的生命会在某一刻灰飞烟灭
糖浆觉得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和与山再去看最后一场交响乐
与山实现了糖浆的愿望,还把他和糖浆一起听交响乐的全程录了下来。
回到医院,与山对糖浆说,他也有个愿望
“是什么?”
“我的愿望啊...是希望你不要走...”
“啊...与山...抱歉,这个愿望可能不能实现...”
一片沉默
与山的眼眶渐渐湿润了起来,他想哭,但他忍住了,然后又开始陪伴糖浆每一分,每一秒

但噩梦还是来临了
糖浆离开这个世界的前几分钟,他还握着与山的手,和与山一起看之前交响乐的视频
视频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但与山和糖浆还是不厌其烦的继续看
几分钟后,糖浆感受到了困意,呼吸困难,仿佛...要死去了
与山察觉到了糖浆的异样,他的心里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但糖浆只是微笑着,对与山说“没事。”
便让与山和他继续看交响乐的视频。
过了一分钟后,糖浆已经闭上了双眼,再也没睁开
在糖浆闭上眼的那一瞬间,视频里的交响乐刚好结束
与山愣了一下,眼中的眼泪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交响乐的名字叫尾声
是它和糖浆同时结束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啊
糖浆,你能不能...再看我一眼啊
——————————END——————————
woc突然发现自己的结尾好迷
啊不管了反正就是乱写了hhh

山糖【拧头警告】

*标题乱写的在意干啥
*可能会多P...?
*ooc有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无脑沙雕文
*是个沙雕文,不会开车再见
*直播梗,由于山糖是不可能匹配偶遇只能自己产粮来安慰自己
*【】是弹幕哟
*◤◢这个是山山内心
*请勿上升真人,我相信你是个小天使:-)

今天的与山也是日常的打开直播,登录D5RG,排位时间还没到,只好打匹配。
【33打一盘监管吧】
与山犹豫了一下,点了监管者的图标,进入游戏。
嘿瞧啊与山看见了什么,
对面求生者阵营:
前锋 盲女 医生 慈善家
前锋的头上竟然顶着“急支糖浆就是我”这几个字。
【与山竟然匹配到了糖浆!】
【woc糖浆老公!】
【前面的糖浆是我的】
“嗤。”与山一声轻笑。
【承包33这一声轻笑!】
【woc这声轻笑!我死了!】
与山用的是靓仔,地图圣心医院,进入游戏就有2个快乐笋出现在他的面前。
【哇开局快乐笋!虚伪哭了】
【前面的小可爱请不要在别的主播直播里提其他无关主播哦】
装配上快乐笋,一个慢速冲刺冲到了小木屋,
嘿,开局遇糖浆。
诶怎么撞板子上了。
被砸了。
“他喵的。”与山突然爆出经典语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33失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来来来开赌了啊这局是糖浆皮到33迷晕还是糖浆断腿,最后一台机的时候买定离手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我赌糖浆断腿!】
糖浆已经把与山成功的遛到废墟内了。
看见糖浆躲到板后的与山,安心装配上了快乐笋,也快升到一阶段了。
一个冲刺,再一个转身,
完美...的撞到墙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33失误×2】
【33今天似乎没在状态呢】
与山撞墙这几秒,糖浆成功从这个没翻的转到另一块没翻掉的板子,
“他喵的等我抓到头都给他拧下来。”
【hhh拧头警告】
【山山:拧头了拧头了啊!】
【拧头警告!】
跟着脚印走到另一块板前,骗了一下板,嗯成功...等等这怎么砸到的?
在与山眩晕的时间内,糖浆做了一个“躺地”的动作。
【33也有被嘲讽的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糖浆好皮啊】
◤喵的我今天就要死追你了然后把你头拧爆◢
于是糖浆就这么遛了与山四台机。
【这个修机速度好快啊!】
【我有种预感这盘33要输】
◤终于锤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看来糖浆这局要断腿】
【买定离手了啊!】
与山哼着歌,把糖浆绑上了椅子,又装上了小竹笋,谁知糖浆这局匹配队友如此靠谱,已经压好了机,医生和慈善家来接救人,医生一搏命,慈善家又一扛刀,盲女再一个瞬间摸机。
全体起立。
“喵的!”与山似乎炸毛了
【叫你留盲女啊3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心疼要炸毛的33】
于是糖浆又开始了遛与山之路。
嗯对就这么,与山这局输了。
结算时,与山加了糖浆好友,没想到糖浆也向他发出了好友申请。
同意后,与山也就是发了个“......”
糖浆也就发了串省略号
然后糖浆问:要不要...一起组队?—————————END———————————
没有END
更新看有没有空,毕竟太懒
好了这是一篇渣文太渣了我也没有面子继续写下去XD
你的好友【幼儿园文笔】以上线
我写的都是什么沙雕文啊
虽然渣请别喷
第一次把写的文发在老福特上,有点...emmmm不知道怎么说

诶嘿嘿谁有绣娘小姐姐的ben zi 啊(你滚吧谁会画这种东西啊)
只要胆子大,绣娘休产假
(我觉得布星)